如果每一位学生,而不仅仅是那些来自常春藤大学的学生,都能被如此激励过该有多好。这种思考成了我今天事业的基石, 也是佳桥教育希望给每一个学生带来的影响

选择佳桥

美国公司

AIC佳桥教育于2003年5月在美国新泽西成立,我们的首批客户是美国及亚裔美国学生,在登陆中国之前,我们对美国高校已了如指掌

十二年成功经验

AIC佳桥教育成立至今已十余年,我们为学生们提供最先进、最准确的咨询服务,为每个孩子“私人订制”在AIC的成长

专注美国申请

AIC佳桥教育是100%专注于美国学校申请的咨询机构,我们以最优质的资源服务精英学生,帮助他们实现进入顶尖大学的梦想

紧跟趋势

每年我们都会分析不断变化的美国升学讯息,根据学生不同的背景(中国学校、美国学校、国际学校),不同的课程设置来转换申请策略

顶尖美国教师团队

我们的美方老师团队带来先进的西方教育理念。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教导学生,而不是代替他们思考。有了这个价值导向,我们的老师们会为了学生而更加努力

完善的学术管理

十年经验使得我们开发出完善的学术管理体系,终审委员会制度是学生申请时的保障

最低师生比例(1:4)

正因有着最执着地教育理念,我们深知每个老师的精力是有限的,为了保证学生都可以得到足够的关心——全行业最低的师生比例 (1比4的老师学生比率),我们可以做到!无论是在教学或者学生成绩上,AIC都专注于提升质量,而非数量

同学和校友

AIC佳桥教育的数千学子都可以在官网找到,一时的校友,一生的朋友

AICteam2

张晨 Chen Zhang

首席执行官

高级学术导师

萧永正 Stephen Siu

首席技术官

颜培 Pei Yan

首席运营官

育英计划总监

高级学术导师

史鑫 Xin Shi

首席学术官

高级学术导师

李章源 Johnny Lee

首席财务官

高级学术导师

管理团队介绍

Chen-Zhang1

张晨

首席执行官
高级学术导师
终审委员会成员

在我看来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都不一样。在我的想法里面,我还没有达到我所认为成功的5%。你要是问我觉得成功是什么,我觉得成功是一个人实现了最终的追求。我们的追求是支持中国教育的发展。回到中国、帮助学生去美国接受教育并不是我最终想做的事情,而是达到更高目标的重要一步。能真正帮助中国的教育发展才是更大的挑战。教育本身就应该追求最好的。最大的教育公司不一定是最经典的,做大了钱挣多一些,但每个学生得到的关照很有可能会缩水。学生的成长需要体贴和有激情的老师,培养一个学生也要很多时间,必须重视质量。所以最后我决定,我要做最好的教育公司。

 

AIC佳桥教育以身为一个以美国大学模式教学的教育公司问感到自豪。我们从不把学生看成是一个销售数字,每个学生都是有才华并且能够成为未来领袖的人。

 

作为AIC佳桥教育的创始人,我能够非常自豪地说,我付出所有心血只为扮演一个好老师的角色,我热爱教育,热衷于引导学生去追求卓越,这个信念同样扎根于AIC佳桥教育的每一位老师心中,学生的成功就是我们理念的最好证明,并将我们与学生紧密联系在一起。

yanpei

颜培

首席运营官
育英计划总监
高级学术导师
终审委员会成员

作为家里的第四代老师,我始终把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祖父母,以及身为皇帝太师的曾祖父视为榜样。但是,真正激励我的是我的曾祖父曾经做出的一个决定。1911年的成都,我的曾祖父被授予了外交职权,于是帮助人民推翻了当时腐朽黑暗的政府。为了庆祝革命的胜利,人们杀害了当权者,并打算连同他年幼的孙子一起执行死刑。尽管受到了当时人们的强烈反对,我的曾祖父依然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与他们争辩——孩子是无辜的旁观者,不应嫁祸于他。因此,即使孩子的爷爷是那个残酷无情,曾经千方百计的想杀害曾祖父的统治者,我的曾祖父却为了救这个孩子一命而收养了他。虽然我从未与曾祖父谋面,但他这种宽广的胸襟、博大的情怀一直在我的家族每个人的血液中流淌着。

 

我希望引导学生活得更加有目的性、有计划性。辅导学生申请大学的过程中,我的目标是让他们明白自身所拥有的无可比拟的优势——他们的经历对于年级较小的学生,是值得尊重的榜样。经历这一过程,我希望学生们懂得在追求自己的梦想时,考虑到身边的人乃至整个社会的需求。当一切尘埃落定时,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体现了我们的价值观,并最终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同时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了我们身边的人。

yuan

李章源

首席财务官
高级学术导师
终审委员会成员

我加入AIC,是因为想要为每个学生提供一个可以去美国留学的平等机会,我相信AIC背后象征的更多意义。它像是一个灵感催化剂,挑战我们每一个人去反思我们是谁、我们的潜在能量是什么、我们可以怎样学以致用、发挥我们最大的才能?通过多年的实践,我发现对于我来说, 我的成就体现在我善于表达和发掘自己的潜在能力,同时我也想要为其他人创造机会,激发他们的潜在能力。能和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努力工作是我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而共同创建AIC成为一个在社会上广为人知的强大教育机构组织是我努力奋斗的目标。像我做纪录片一样,我希望通过AIC,可以为想要得到帮助和提供帮助的人加强社会的紧密联系,最终,为促进社会平等而扮演重要的角色。

 

我的多元文化身份背景让我明白什么是包容接受,什么是排斥拒绝。像其他杜克学生一样,我可以探索到很多社会资源信息,为此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的周围也存在着陷入迷茫,与现实对抗的同学,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他们的痛苦和矛盾,因为我也经历过这个非常时期。因此,我努力寻找搭建一个桥梁,把这个机会提供给想给予帮助和想要被帮助的人。我开始制作纪录片,探讨各种热切关注话题,像是种族歧视,贫富差距,失业率高的城市如达勒姆城市(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和中国杭州 (我在此做过国际交换学生)。我想要为那些勇于为社会问题挺身而出的人提供这些机会的人创建一个平台,就像我现在做的一样。能为陷于矛盾苦恼中的社会群体争取一个发言权的机会,我觉得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潜藏在我身体里的无限动力和热情推动着我向这个目标勇往直前。

 

大学毕业后,我的同学要么跃跃欲试新兴发展职业,进入白领行业;要么埋头苦干,向研究生的学位奋力一搏, 而我决定不随波逐流,继续跟随我的热情寻求自己的价值观。我毅然选择去中国云南偏远山区,希望云南的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增强发展经济的观念,摆脱贫困,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经济城市。为了想要了解他们与众不同的生存环境,我需要亲自体验他们的日常生活习惯:盖着满是跳瘙的毛毯过夜,喝着浓腥的牦牛油茶取暖,长途跋涉的穿梭于各个村庄探查。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个名为Erqin的年轻人,毛竹文化博物馆的馆长,并帮助他筹措基金将博物馆改建成一个教育中心。实际操作中遇到的重重困难,让我意识到金融方面职业技能的必要性。因此,为了充实我缺乏的知识层面,我选择加入香港高盛集团。通过一点一滴的学习和累积,我逐渐奠定了相关专业知识的基础。我开始寻找新的目标,能够把我和社会重新连接起来的桥梁 ,渴望加入一个有着共同奋斗目标的工作团队,为此我选择加入了AIC佳桥教育。

xin

史鑫

首席学术官
高级学术导师
终审委员会成员

既是遨游在数学海洋中的苦行僧,又是完成羡煞众人的“三级跳”选手。

 

第一跳—社区大学:这是时下大部分学生不予考虑的两年制学院,对于没有SAT和托福成绩且英文能力有限的我来说,这却是求学之路得必经一站。在这里,我得以了解美国社会和文化;在这里,我得以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之路;在这里,我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专业;在这里,我得以学习如何坚强而独立的成长……

 

第二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入学时原本很庆幸自己能够成为全美并列第一的数学系的一员,但却在第一次期中考试只考到平均分的打击下,尤其是在听闻我们系的平均成绩位列全校各大院系倒数第二的消息之后,我终于回到现实中来,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学习生活。好在,我是个特别能够接受现实的人。所以在刚去伯克利的时候, 当然也包括现在, 我一直用心去感受。我相信我是为数不多的一群认为伯克利校园漂亮的异类。我不喜欢做比较,因为任何一种选择都是残酷而惨烈的。我选择去感受,去倾听,去发现各种不同的美。2年下来,我竟然爱上了伯克利内敛与平和,更爱上了弥漫在校园空气中的强烈得让人不得不为之动容的文化的张力。

 

终极跳—斯坦福大学:自我进入该校,便继续秉持着不做比较,只去感受,去倾听,去发现的心态。我在斯校轻松自由的氛围下也完成一次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变。众所周知,数学是一切科学之母——只有拥有着牢固而扎实的数学基本功才能在其他理工科领域有所作为。因此,对于本科专业来说,数学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在研究生的层面,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对于无心成为科学家的我,即使从小就对数学情有独钟,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学习终究必将与现实生活脱节。于是,在申请研究生的阶段,我毅然决然地决定跨科报考应用性与实用性都较强的统计系。斯坦福久负盛名的统计专业每年只对全球招收20名学生。很幸运地,它最终接纳了我并教会了我如何把理论知识运用到实际中去。

11

萧永正

首席技术官

我一直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无论是通过阅读或者实践,可以说我是一位终身学习的信仰者。在过去的经历中,我幸运的拥有过非常优秀的老师,在工作中也遇到过非常优秀的领导,他们都让我受益匪浅。回想起来,青少年时代,当我还在探索生活的目标和热忱时,拥有一位优秀的教师是多么重要。我加入佳桥,正是由于我体会到这里的老师对教学深深的热爱和他们对孩子付出的无限努力与耐心,佳桥的老师就是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可以拥有的老师。在这里,我希望能用自己过去在IT领域和管理领域所学到的一切,来为佳桥的成功贡献一份力量,助力佳桥脚踏实地、发展壮大,从而让佳桥的老师能够更好的为多的孩子带来教育和学习的益处。